推特创始人Jack Dorsey为何如此钟情比特币?

Jack Dorsey是社交媒体Twitter的创始人,也是互联网巨头里极少数公开支持比特币的人,他的种种行为也使其成为少数受币圈接纳的互联网领袖(请看看小扎同学的现状)。

同样在互联网的浪潮之下,Jack的另一家公司,被很多人类比为中国支付宝的Square于2009年横空出世,并在10年的时间里发展为拥有2400万活跃用户,并成为在比特币业务上冲击Coinbase、Gemini等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后起之秀。

不过,让我们把一切先忘掉,回到2009年。

这一年,中本聪发表比特币白皮书后,比特币创世区块诞生。

这一年,Jack Dorsey成立支付公司Square(当时叫Squirrel)。

如何将事物简化到其本质。

2009年3月的一天,设计师Robert Anderson收到Jack(Jack Dorsey)的邮件,约好在旧金山造币厂广场的Blue Bottle一起吃个午饭。Jack手舞足蹈地给Anderson演示着他口中的令人激动的支付产品,尽管Robert只想知道「它」到底该叫Seashell,Seanote或是什么?

如果你接触过(或者你本人就是)理想主义者,你会熟悉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假如(what if)...」,这一点在Jack身上同样展现的淋漓尽致。

「假如我们可以通过电子邮件让人们互相转钱呢?」Jack突然停下来,预示着这个自嗨的演讲达到高潮。

Anderson有点无法理解,为什么是电子邮件?这种越来越不招人待见的老掉牙的媒介形式;还有,为什么是「现金」?这个在人们眼中「持续贬值」的代名词。

虽然满腹疑问,Anderson还是被Jack的颇具感染力的现场演示所打动,屁颠屁颠的回家抱着电脑开搞。临走时,Jack说我们先叫它Squirrel吧。

「还挺时髦,可能是因为动物吉祥物在科技界很流行的缘故。」Anderson心想。

Squirrel的目标不一定是取代人们日常使用的工具,而是让它们变得更有用。

Jack

在和Anderson会面的几天前,Jack在海边度假,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个支付产品的名字。有没有比贝壳(seashell)--5000年前人类使用的最原始交换钱币更性感的名字?这已经是今天Jack捡起又扔掉的第147个贝壳,他显得有点不耐烦。

这时,一只🐿️从脚边溜走,在粗糙的沙滩上跑来跑去,各处收集橡子。

「如果人们互相转账,就像松鼠收集橡子这样简单」。瞧,这样牵强的类比竟然在这一刻毫无违和!

「或许我们接下来应该设计一个橡子形状的信用卡读卡器」Jack为自己的奇思妙想有点小激动。

Anderson

「我们要在电子邮件的基础上开发沉浸式的产品,用户不用下载任何的应用程序,甚至连用户名和密码都不需要。他们只要转钱的时候邮件抄送(cc) Squirrel就可以了,试想一下在现实生活中使用现金,谁把钱转给朋友时候还想输密码?」

虽然说服了自己,但Anderson和他的团队解释Jack的想法时,依然无法铿锵有力。

但事实好像也合情理,毕竟每个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机,都有一张借记卡,都有至少一个电子邮件。你不用被教如何使用一个新的app,可以用你现有的东西、你熟悉的东西,我们就负责把他们连起来。

MOMA

最好的设计就是没有设计

纠结了好几天后,Anderson走进了Jack的办公室,拿出第一份网站UI设计草图,此时Jack正在摆弄它在海滩上从松鼠手里抢来的橡子。

「先别工作了,我正好有一张MOMA(三藩市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票,今天没空去,你去转转吧。」Jack看了一眼草图,抬起头对Anderson说。

一种礼貌且友好的否决设计师工作的方式是,送他们一张博物馆看展的票。

Anderson放下手头的工作,走了几个街区,期间他一直在想自己设计的问题到底在哪。讲真,要不是来过好多次,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博物馆的。

他从一个房间踱步到另一个房间,偶然发现了马克·坦西(Mark Tansey)的超现实主义油画《占领》(The Occupation),画的是士兵们在城市街道上的场景。这幅画细节生动丰富,但色调单一,完全被红色覆盖。Anderson在这幅画面前驻足了许久,然后冲回办公室,路上用他的iPhone拍了一些街上的画面。一回到电脑前,他就给镜头装上了彩色滤光片,捣鼓了几分钟,然后拿给Jack看。「我靠,太棒了,」杰克说。「我爱它。」

在Jack心里,Squirrel不是用来从商家那里买东西的,也不是像PayPal那样还要额外步骤将收到的钱再转到银行,更不像Venmo还加一个社交功能,鼓励用户在付款时发个朋友圈:嘿,本人刚成功的转了一笔账。

它最适用于个人对个人的现金转账。

电子邮件

email graph?还是social graph?

电子邮件图谱和社交图谱有什么区别?

不需要添加好友。

有一个评论说过:随着互联网已经成熟到现在这个以利益为导向的科技时代,很难想象有任何社交媒体崛起,可以提供和电子邮件一样的价值,它无处不在。每一个设备,每一种网络,每一个系统,每个人都有。任何东西都可以被构建成接受电子邮件,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独特的电子邮件身份在网上体现。

如果一个传播媒介,意在扩展人类的知识和可能性,你不能自由地获取它,又能有多好?

「电子邮件会是一个好的选择」Jack暗示自己。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Jack找到了更好的选择。

写作...背景

以上故事是根据TechCrunch等对Jack Dorsey的历史采访以及Robert Anderson对当时的回忆编写而成,含微量杜撰。

两天前,看到Dorsey所建立的Square公司的创意总监Robert Anderson发推特,宣布自己在Cashapp(Square旗下的支付app)的职业生涯告一段落,并回顾了与Dorsey的相识和最初Square logo的设计理念故事。

Anderson在回顾的Twitter流中提到,自己正着手建立一家设计公司,并暂命名为1.0。

坦白讲,我对Jack Dorsey的经历算不上十分熟悉,只是看过他的若干Twitter,从一些零碎的文章中知道他是一个比特币的坚定支持者。但这也恰恰是我一直的疑惑,因为这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真的有些反直觉,谁会去大肆的拥护要革自己命的事物呢?

还有一个解释是,这可能就是最早他心目中的那个理想产品的模样。

所以我想,或许他在一些事情上的想法、态度、甚至对其周围人的影响也许可以反映出什么。Twitter和Square也许在历史的某一个时期被证实是「正确的产品」,但是作为创造者的Jack似乎并没有停下来,仍然在寻找心中的那个理想的产品、经济或世界。当然也极可能是我瞎想的:)

再说Anderson,作为Square的创意总监,如果你打开Cash App的Twitter你绝对想不到这是一家支付公司。

我以为我在看创意设计,而且满屏都是。

「我们讨论了很多技术如何激发童趣般的奇迹,因此我开始草绘木制积木。听起来很疯狂,但这就是logo的由来。」Anderson在告别回忆里写道。

所以总结一下,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可能我就是想谈比特币

本文来源: 胖车库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