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8日新加坡将正式开放加密交易所牌照申请,为期仅一个月

新加坡金管局宣布将于2020年1月28日起正式实施《支付服务法案》。所有交易所必须于2020年2月27日前提交申请备案文件,MAS明确表示将不接受任何逾期申请。

2月27日前需完成牌照申请备案

新加坡金管局宣布将于2020年1月28日起正式实施《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 Act),文中中规定所有交易所提交申请备案文件的期限为2020年1月28日至2020年2月27日,同时MAS明确表示将不会接受任何逾期申请。这就意味着,若交易所未在上述规定的一个月时间内提交申请备案文件,将失去牌照申请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法案的监管范围是所有在新加坡市场有实际开展业务和运营的相关机构,而不仅限于注册地在新加坡的机构。目前距离牌照正式开放申请仅剩一个月的时间,因此所有交易所均需尽快着手准备牌照申请事宜。

新加坡《支付服务监管框架》(Payment Service Bill)于2019年1月14日的通过国会审议正式被立法,并被命名为《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 Act)。那么具体是哪些业务受到《支付服务法案》监管,支付服务牌照又分为哪些类别,交易所应如何进行判断?

这项法案将直接影响众多在新加坡市场中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钱包及OTC平台,并将从风控和合规两个方向对相关业务进行全面监管。

在这一法案下,两条监管框架并行,他们分别是:“指定制度”和“牌照制度”。其中,“指定制度”授权MAS指定某一大型支付系统以保持经济稳定;或在“一家独大”时指定另一支付系统加入竞争,以杜绝垄断市场的可能性。

而“牌照制度”则是为了更好顺应市场灵活性而设置的监管框架,其中共设有三类牌照:“货币兑换”牌照;“标准支付机构”牌照;和“大型支付机构”牌照。这一制度将以下七种业务纳入监管范围,致力于减小这些业务存在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这项法案让新加坡成为少数几个对数字货币业务有明确监管的国家。这一全新的法案下: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钱包以及OTC平台都属于支付型代币(包括BTC、ETH等)相关服务商,必须满足相关反洗钱规定,并申请相应牌照以合规化运营。

第一类“货币兑换”牌照:

仅限于货币兑换服务,监管方向与现有的MCRBA法案类似;因业务本身的商业规模较小,涉及的风险也较低,因此该牌照的监管范围也较小。

第二类“标准支付机构”牌照:

监管上述7种服务任意组合而成的商业,但对支付或转账额度上限有要求,即一年中平均每月涉及的金额不超过300万新币,或,一年中平均每日涉及的电子支付流水不超过500万新币。由于额度较小,这一牌照的申请要求也较低,为创新型金融企业提供类似“永久沙盒”的宽松环境。

第三类“大型支付机构”牌照:

监管超过“标准支付机构”牌照所设额度的所有业务。因涉及的金额更大,风险更高,牌照审批要求也更严格,监管范围也更广。

数字货币行业不再是灰色地带

随着金融科技的不断创新,更多新兴支付方式涌向市场。《支付服务法案》便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不仅填补了之前法案存在的漏洞和空缺,更是将新加坡的数字货币相关产业带出了灰色地带。

基于持续推动金融科技发展这一初心,这项全新的法案从降低业务风险入手,为市场提供了更加明确的监管模式;同时,也为广大用户群体提供了更全面的资产保障。

10月28日,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首席金融科技官Sopnendu Mohanty公开透露,新加坡正在制定支付服务的政策,“我们建立了一个系统和框架看如何进行监管,包括对加密货币的应用,年底就会生效,希望可以处理现在我们这个领域的一些挑战,包括跨境、反恐融资以及反洗钱等。”

在全球很多国家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监管尚未明朗的大环境下,新加坡俨然是一块区块链发展的热土。在新加坡政府对金融科技“不寻求零风险,不扼杀技术创新”的原则指导下,包括区块链、数字货币在内的金融科技行业将为新加坡经济新增长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

本文来源: Bplus新加坡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

2019年只剩下8天了,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又开始进入了寒冬期,各个社群说话的人越来越少了,BTC在经历了12月18日晚的快速下跌后,在短短的12小时内暴力反弹了12%,期货市场死伤惨重,短短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