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不再,矛盾爆发,IEO大溃败进行时

2019年,IEO、模式币等玩法一起盘活了原本渐趋冷淡的加密货币市场,本次我们将目光聚焦IEO,回顾其早期兴起及财富效应的失灵过程。

IEO,本质为项目方在交易所首次发行代币进行融资的活动,概念最早可追溯到2017年,随着年初币安Launchpad首期项目BTT的暴涨成为热词,同时也意味着交易所IEO浪潮的序幕就此拉开。

01兴于币安众所效仿

2018年下半年开始至2019年初,行业持续熊态、热点匮乏,币安抓住这个空档期,做起了利用自身流量和知名度为项目买币募资的买卖,BTT作为其开山之作,以币价暴涨成功获取市场关注。

BTT采用的是限价抢购模式,也就是先到先得,谁抢到归谁。开盘5天内上涨5倍,10天涨了10倍,如此暴力的涨幅不仅让嗅觉灵敏的第一批抢购者赚到嗨,还吸引了更多投资者进场。

随后两个月上线的FET、Celer,更成为后来者死盯的目标,为了抢到份额,有人甚至雇佣学生包网吧抢购,还有人在其中发掘到一丝别样商机,开始通过卖脚本、软件、KYC来捞钱。

资深的IEO玩家张忠回忆,「BTT打新时,我还没反应过来,打算去抢时,已经被瓜分光了,还好后来抢到了FET和Celer,涨幅虽然没有BTT猛,但还是赚了3倍左右。」与爱西欧时期的空气项目不同,这三个项目涉及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属于热门技术型,在一定程度上加注了投资者的信心。

币安Launchpad初见成效,火币、OKEx以及一些二线交易所也相继推出IEO平台,包括知名的火币Prime、OKJumpstart以及Gate.io、KuCoin、Bibox等交易所的IEO计划。

3月,火币Prime上线,官网公告开始为首期IEO项目TOP预热且发布销售规则,玩法大致与币安类似,上线时间也与币安第三期项目Celer前后脚。

与BTT一样,TOP开盘就暴涨,幅度高达28倍,8分钟交易额破亿,然而高光时刻稍纵即逝,暴跌20倍的瀑布径直而下。

知情人士林宁告诉记者,TOP本是互联网创业失败的项目,上交易所发行代币只为割韭菜,根本不会有实际落地,而且就算celer这样的币圈原生的天王级项目,做到最后也只会是以一个钱包落地,并无其他势能,代币也只有价格并无价值,行情浮动全靠市场情绪。

4月,币安Launchpad上线第四期项目Matic,最初的抢购模式被改为摇号抽签模式,抢购者需要先持有一定数量的平台币才可获取抽签资格,持有平台币越多,获取签号越多(签号数量不可超过5个),抽中几率越高。「摇号抽签模式本质是变相提高门槛,增强平台币流动性,刺激价格上涨。币安的前三期我都参与过,但是换了模式后,我们这种散户就玩不起了,玩的起也不一定抢的到。」散户小胖吐槽。

同月,OK也紧跟上来,在OKJumpstart上发行首期IEO项目积木云,同样采用抽签模式,但不设限制,持有OKB越多,中签几率越高,遗憾的是积木云上线并没能延续这波IEO热度,上线即跌的币价,让参与者亏损而去。

「打新时我没抢到,不过抱着OK首期项目会让利用户的侥幸心理,还是屁颠地跑去二级市场收了一波,结果买点即高点,亏得很实在。IEO项目本来就是交易所主导的游戏,规则下面怎么跑都是输,赚小钱赔大钱罢了。」参与投资积木云的玩家王强感叹道。

02财富效应中的霸权主义

但不得不承认,交易所搭台、项目方唱戏的收割模式确实带来了一系列财富效应。

一方面,在融资难,用户导流复杂的当下,通过交易所的渠道发币募资成为许多项目方的选择,交易所知名度不仅可以间接助力项目人气,还可以直接开盘交易,解决了代币从发行到流通的全部环节,围绕着交易所的规则操作,项目方只需要打好配合即可赚钱。

表面看,项目方给参与打新的用户让利,实则是分刮私募投资者的利润给IEO用户,自身并没有做亏本的买卖。但也有人表示,IEO的利益结构中,项目方算是弱势群体。「虽然让利成本不出在自身,但给交易所的募资手续费、市值管理费、代币质押等却都是被瓜分掉的真金白银。」林宁说。

然而,有限利益空间中,捆绑双方的争权夺利之心必然会加速矛盾爆发。

4月末,Bibox推出恒星计划,意在通过原力协议、Ludos、SKR和X-Block齐上线,耍出一套组合拳,不过就在临门一脚之刻,Bibox与SKR反目。事件起因是Bibox以SKR团队没有控制市场额度外溢现象为由,取消了其上线安排,SKR方不服,则以爆出Bibox在充提币问题上出尔反尔、二级市场过分干预价格、索要巨额保护费等黑料施以反击。

狗咬狗之事无论是非,只看反目的由头就映射出了IEO模式背后更多、更错综复杂的利益纠纷,而看似缺少主动权项目方中也不乏一些浑水摸鱼之辈,他们披上技术型外衣,隐匿在IEO浪潮中吸金、窃喜。

另一方面,对于用户而言,早期进场的那波人,借助交易所有意为之的让利规则收获颇丰,不过甜头之后,总要吃点苦头。「早期玩的几个币的确是赚,不过后来有些平台越做越恶心,假打新,拿平台币割人。」张忠告诉记者。

此外,交易所为保证行情的稳定,多会强制私募投资者锁仓,这样做法也损害了不少持币成本高于IEO用户的私募投资者利益。

总而言之,这场游戏的终极胜利者恐只有规则的制定方—交易所是也,这个利益链上的强权角色,对外俯视投资者,对内钳制项目方,顺理成章地拉升平台币市值、盘活流量。

用户们在认清现状后无一不选择撤离,其中就包括在二级市场接盘积木云亏损的王强,「IEO寿命太短,三个月左右热度就下去了,自积木云之后我再没买过IEO的币。」他告诉记者。

不过,币安第八期项目发布后,在摇号抽签售币模式基础上追加了空投模式,据官方公告显示,空投给未中签或持仓一定数量的BNB用户,总价值15万美元—30万美元不等,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币安在IEO热度削减后为维护用户粘性而有意为之。

虽然,以币安为首的几大交易所稍微开放了对用户的友好度,但以散户居多的用户情绪依然没被调动,冷淡蔓延。项目方也不再屈于强权,原来的大额让利基本不再,一般只会为IEO用户提供少数额补贴。「现在项目方最多只会拿5万美金出来补贴用户,基本就算广告费了。」那位项目方内部人士坦承。

此外,监管态度也是影响IEO热度的重要因素,在北京互金协会发布的防范以虚拟货币为名义的非法金融活动公告和继续警惕投资虚拟货币市场的风险提醒中均有点名IEO。

虽然热度不再,但这场由交易所们精心打造的2019年度「财富效应」大戏,至今还未落幕。

据各家官方公告显示,火币Prime停滞在第八期项目,OKJumpstart低调推出第9期项目Road,而IEO鼻祖币安Launchpad第十二期项目已于本月初正式开始申购、空投,一切都按照赵长鹏拟定的以月为周期上新项目的节奏进行,活脱脱一副将IEO践行到底的架势,不过,此次宣传力度一般,市场热情似乎未有被点燃迹象。

不知此时,赵长鹏是否还记得币安IEO的开山神作BTT,它正以1.9厘/枚的破发价存在于市场一隅。

这一年里币安唯一没变的就是摇号抽签模式,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在改变,热度、规则也好,各方的情绪态度也罢。似乎站在缺乏根基的财富效应上,留下的只能是虚无的模式而已。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忠、李宁、小胖、王强均为化名)

IEO
本文来源: 链捕手 文章作者: 佚名